相关文章

上海日通国际搬家公司宠物托运

第一个难题

对于我们来说,第一个也是最大的难题在于,我和我老婆是两个人,而我们有三个猫。一张护照一只猫,一张机票一只猫,我们还差一个人。也想过去找中介,但第一太贵,第二我们不放心,第三中介也只能搞定海关,搞不定机票的问题。最终,我们想到了去留学论坛上发帖找飞友。Joyce,也是一位 Gatech 的新生,愿意帮助我们,跟我们同行,以她的名义替我们带一只猫。第一个难题解决! 大家写的都是国内航班进货舱托运的,我写一个国际航班进客舱的吧。前天刚刚完成,从上海到亚特兰大,把我家的任我胖和胖馃带了过来。这一路险象环生,人困猫乏,但最终成功抵达,皆大欢喜。

宠物舱位

达美航空是最优选择,可以进客舱,没有体重限制。大韩航空也可以进客舱,但是限制重量为带笼子5公斤,任我胖裸重就7公斤,严重超标。美联航原来也有类似服务,但是现在取消了在中国地区的服务。所以,最终选择了达美。由于没有直飞亚特兰大的航线,为了让猫咪更舒服一点,减少旅途的时间,我们选择了总时间最短的上海-底特律-亚特兰大航班(但这也造成了转机时间太紧张)。一张机票可以带一只猫,提前预订,整个经济舱最多允许四只宠物,先到先得。

对于进客舱的宠物笼子,达美有规定,尺寸必须能放在前面的椅子下面。我们看了很多宠物笼,尺寸都超标。最终跟达美确认,宠物软包也可以,于是我们准备了尺寸比较合适的宠物软包。太小了,猫猫不舒服;太大了,达美不让你上飞机。

这个宠物包相当于你的随身行李,也就是说,你不能再带随身行李箱了。

疫苗和芯片

疫苗和芯片的注射必须在出发的一个月之前完成。疫苗包括狂犬和猫三联,芯片是国际通用的宠物 ID 芯片。必须到海关认定的宠物医院,上海只有一家,就是申普位于徐家汇路的总院。

这是这次征程的第二个难关。由于任我胖从小流浪,历经磨难,所以很怕生人,非常敏感和胆小,“恐惧导致攻击”,所以在陌生环境里表现为躁狂、有攻击性。每次打疫苗都要大费周章,基本都要靠那种可以活动的铁笼子把他逼到角落,有一次他疯狂的挣扎,撞到铁笼子上,把一颗牙都撞断了。这次还要连带着打芯片,不知道能不能成功。我们非常担心。

之后领了托运行李,然后过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检查。因为申报表上写了CAT,所以我们被领到了附加的农牧产品检查通道,行李过 X 光机,确认除了猫之外,没有其它的农牧产品夹带。

然后再去达美的check in,这时候离去亚特兰大的飞机起飞只有25分钟了,达美的大妈说,you really have to run。我们 run 着把托运行李送到达美的工作人员手中,然后又 run 着去了安检口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尼玛心都凉了,尼玛全都是人啊。

有惊无险的 TSA 安检

没办法,只能排队。前面有一只小狗,主人把他抱出来,过安全门,狗笼子过 X 光机,这也是 TSA 的标准流程。排队排到我们的时候,离起飞还剩15分钟左右。我跟 TSA 的officer 说我们的猫很怕人,抱不出来,他说不能 X 光,然后叫来了另一个工作人员,戴上手套,提走了我们的猫包,从另一个通道进去。我们正常安检,然后 TSA 的工作人员带着猫包在里面等我们。人和行李通过安检之后,要求我们把所有的东西放下,然后用试纸擦了我们的手,不能接触任何东西。之后,工作人员把我们所有的东西和猫包搬进一个小黑屋,把我们也领进去,然后要求开箱验猫。

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,成败在此一举。我把猫包放到地上,拉住任我胖的牵引绳,然后拉开拉链,做好被抓被咬都死不松手的准备,提住任我胖的脖子,把他拉了出来。这货居然无比配合,一点都没挣扎,TSA 的工作人员用试纸擦了任我胖的背,然后又用试纸擦了他的猫包内部,只需要几秒钟,然后就可以把任我胖放回去。胖馃也是如此,拖出来,擦试纸,然后再放回去。当时我那个激动啊,果然是喵星人啊!深藏不露啊!关键时刻不掉链子啊!

然后我们出来等着,工作人员把这些试纸塞进一个仪器,瞬间出结果,所有的都 clear。成功通过安检!第三个难题解决!

最后一分钟

虽然成功通过安检,但是时间也只剩下短短的5分钟了!跑吧!哥上大学的时候好歹也进过田径校队跑过1000米比赛呢!我背着任我胖的猫包,提着胖馃的猫包,Joyce 跟在我后面,狂奔向 A9 登机口。

果然,打疫苗那天他又发飙了。连我都没法把他抱出笼子,见人就哈,嘶哑着低吼。而徐家汇路的申普总院又没有那种可以活动的铁笼子。医生说没办法,只能放弃了。那一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,但是定了定神,还是继续跪求医生。最终,三名身强力壮的男医生赶来,先把一个棉大衣塞到笼子里,然后三个人合力,死死的把任我胖摁在大衣下面。然后另一位医生从笼子侧面的孔里把针扎进去,完成了疫苗和芯片的注射。由于只能扎在露在笼子孔的部位,所以芯片没有打在常规部位,医生还在他的证书上加注了“microchip located left shoulder”。在此再次感谢这些医生,我们跟他们素不相识,任我胖又这么凶悍,他们本来可以拒绝我们的,但他们没有。第二个难题解决!

体检和海关安全证书

出发前七天,需要到申普做体检。因为任我胖的脾气,我们又很担心。果然,不出所料,任我胖又在医院发飙了。当然了,医生们都还记得他,也没有为难他。体检的目的主要是检测传染疾病,任我胖和胖馃一直在一起,只要胖馃是好的,任我胖就也是健康的。

出发前两天,到海关拿安全证书。申普会把你的资料报送海关,你只需要去领就可以。领证书的时候也很担心,因为帮助我们的 Joyce 不住在上海,不能本人来拿。结果海关看都没看,连护照复印件也没看,只看体检的发票。我们顺利领到了任我胖和胖馃的动物安全证书。

出发前的准备

很快就要出发了,最让我担心的第三个难题就是机场的安检。按照网上的说法,中国机场都是过 X 光机,这个我倒不担心。关键是美国的 TSA,安检极其严格,而且网站上说“TSA will NEVER put your pet through X-ray machine”,而是要求你把宠物抱出来,跟你一起过安全门。这就麻烦了,任我胖一发飙,没有人能把他拖出笼子。万一在机场跑丢了,这就是灾难性的悲剧。当然,TSA 提供 private searching room,减轻人声嘈杂的机场环境对宠物的影响,但是即使在封闭的 private room 里,我也不能保证能把任我胖拿出来,毕竟,医院就是个 private room,我也从没成功过。

没办法,两手准备,一方面期望 TSA 能够高抬贵手,另一方面做好在机场开箱验猫的准备。买来了缰绳,给任我胖和胖馃带上,每天训练。出发前减少喂食量,期望他饿的连发飙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出发!

来到浦东机场,先去达美的柜台排队check in。把一张动物安全证书给达美,再出示一下疫苗注射证明,然后替两个喵星人交上他们的机票钱,达美就发给你一个小绿牌,挂在喵星人的猫包上,另外再有一张达美出具的同意运送动物证明。

然后出关,然后上机前的安检。把达美的证明交给安检员,安检员要求开箱验猫,但是我说他比较凶,拿不出来,中国机场没有 TSA 那样的 private room,所以只好 X 光机。这个对健康影响倒并不大,剂量大概相当于在宠物医院做一次 X 光透视的50分之一。顺利登上飞机,然后就是漫长的飞行。幸运的是,Joyce 旁边没有人,我旁边是一位很可爱的中国小朋友,周围没有对猫比较敏感或者反感的乘客。飞行了一半多以后,任我胖缓过劲儿来了,开始絮絮叨叨,一直絮叨了一路。幸亏飞机噪音很大,只有旁边的人才能听到。非常感谢那位可爱的小朋友,没有丝毫的反感和厌恶,而是跟我一起安抚任我胖。

不得不说一句,经济舱实在是太经济了,前面放这么一个猫包,腿就不能动了,没有一点活动空间。不过没事,哥是坐过好多次春运绿皮火车的人,站票的都杀上去过,这点苦不算什么。

飞机上的喵星人任我胖,其实心里在想,“我连喵星到你们太阳系的恒星际飞船都坐过,你们这点亚音速小灰机,算个球!”

底特律入关加转机

顺利到达底特律,下一班去亚特兰大的航班2小时后起飞。很快,我们就发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难题,我们可能赶不上下一班飞机了。外国人入关的那里排着长长的队,好几个航班的人在排队,但是美国海关就开了两个窗口。

半个小时过去了,还是遥遥无期;45分钟了,依然毫无希望。这个时候,时来运转,海关看不下去了,让我们这些排在后面的去美国公民入关通道那边。我们两眼放光,抱起猫包,以飞一般的速度冲了过去,排在了队伍的前面,挽回了一点时间。

入关倒没费什么时间,把中国海关的安全证书和申普开具的疫苗芯片证明给海关的大妈看,大妈非常和蔼的让我把猫包举起来给她看,然后问叫什么?这个中文名字什么意思?我说“胖胖,very very fat”。她哈哈大笑,又问另一只,我说“胖馃,cute fruit”。她在入关申报表上写了CAT,然后就放行了。

前面有个自动扶梯,写着 A 区登机口,我松了一口气,心想也不远啊。结果冲到扶梯上面,一下子就傻了,尼玛,竟然是个地铁车站!那个可爱的小朋友也在这里,他们家给我们指了路。原来,底特律的这个 A 航站楼长达好几公里,从这头到那头得坐这个室内摆渡小火车!擦!

当时我就僵住了,这人生地不熟的,怎么办!我找遍了房间里面,没有!难道出去了?不会啊。是不是有窗户没关好?哎呀,刚才怎么不检查一下呢!擦!打开手机上的手电,在深夜12点漆黑一片的美国大农村,围着房子找了一圈,还是没有!

再进屋找,找了10分钟,还是没有!全身冷汗直流,翻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,都没有。完了完了!

终于,我灵光一现,发现冰箱和洗衣机跟墙之间有个缝隙,趴到地上一看,果然。

幸好,小火车30秒后就来了,冲上去,很快就到达那头,然后冲下来,然后冲下自动扶梯,A9口的达美空姐向我们挥手,我们最后的冲刺!在大家的欢呼声中,我们成功冲到了登机口,最后一分钟冲上了飞机!这可真是刻骨铭心的风一般的五分钟!第四个难题解决!

到达亚特兰大

之后就好办了,达美的空姐说我们的软包好像有点大,我说可以侧着放,可以放进座位底下。因为美国国内航班,人不多,后面几排都空着,所以空姐让我们两个人坐三人的位子,猫包放到前面座位底下,人也能舒服一点。

这两个货本来以为终于脱离苦海,没想到又上了灰机,当时就崩溃了,疯狂的嚎叫。幸好我们在飞机后面,本身麦道飞机的发动机又在尾部,噪音那叫一个大,根本没人听见他们的嚎叫。

终于成功了,我敦敦敦喝了一大杯冰水,安抚一下我这虚弱的小心灵。人老了,再也经受不住这么刺激的旅程了。

虚惊一场

晚上十点一刻,终于到达亚特兰大。赶到住的地方,已经11点多了,收拾好提前买好的猫砂和猫粮,放好水,我就跟接机的朋友去超市了。从超市回来,已经12点了,因为不方便停车,朋友把我送到家门口,就开车走了。我一个人开门进屋,惊愕的发现,任我胖不见了!